嘉明湖 台灣最美的高山湖泊 一顆讓人魂縈夢牽的藍色寶石
暑假尾巴 和同事兩人申請入山 也開啟了圓夢計畫
雀躍的心情 一直到出發前竟被突然殺出的聖帕颱風所澆熄
一個月後的中秋四連休 我們更鍥而不捨招兵買馬到四勇士
在週五下班盥洗後 就連夜開車南下 從官田交流道下去後
車子在午夜就孤獨的蜿蜒在南橫的漆黑山路上
2:45分在精神不濟下 同事們就先建議先紮營在桃源鄉的運動場
小憩幾小時待天亮再攻上去 所幸是有天頂的籃球場躲過了半夜的急雨
但這場驟雨卻種下了不安的種子 原以為會如氣象所說的多雲天氣呢

清晨5:35村裡的喇叭大響 竟然以刺耳的廣播喚醒村民起來做集體清掃
一下子夾雜著清潔車的音樂 四方持帚的婦人們從四方向我們的營地包抄
弄得我們快快將滿車的行囊公糧 營帳炊具重新打散分裝後 就準備出發
雨 小雨 大雨 不停的雨 弄的心頭也焦躁了起來
九點半 我們終於在霧雨中抵達了向陽工作站
乖乖 這是什麼陣仗呀 遊覽大巴一台 兩台....六台..
中巴 小客車也全把能停的空地全佔滿了 心頭直呼五個慘字...
已上去的登山客少說也三四百人了呀
而向陽山屋70人 避難小屋60人 其他的可紮的營地那麼有限...
而雨...更暴烈的落下 在退無可退的情況下
我們在十點正整裝完畢 壯烈的跨出了期待以久的第一步

滂沱大雨不止重重的打在身上 視線迷離
更令人擔憂的是肩上近二十公斤的裝備 在雨中更成了不能承受的重
在不敢漏氣的傻勁下 真不知能撐多久呢
半公里過後 我似乎有點微微落後 氣雖不喘 但身體內汗如雨下
眉梢滴落的不是臉上滑落的雨水 竟是頭皮聚流的熱汗
悶熱的林道內 雨密的令人窒息難耐
稍一拉開衣領 一股熱氣上竄馬上烘霧了雙眼鏡片
急得我馬上把65公斤的背包卸下 再脫去雨衣下的排汗襯衫
狂灌一口冷水 立刻冰鎮了不少熱意 提振不少能量
但這回卻因不當的將背包重新上肩動作 立刻讓雙臂微微抽筋
一路陡上的山徑上 不知不覺已成小河涓涓的溯溪狀態
第一次在這麼艱困的條件下重裝登山
每一步向上的動能 竟是靠二十公斤將重心向前壓的餘力來挪移腳步
走著走著 意志力鍛練了不少 同伴也近在眼前了
原來是同事們也接續的感到吃力不繼 於是大夥終於需要休息了
嘴裡嚼著口糧 不退卻的願力依舊頑強 這時才發現我們只走不到1.5K
多麼絕望的數字 嘉明湖還遠在13K的那端 真不敢想像我們的時速

通過1.5K的瞭望台 到山屋就只剩2.78K了 那是我心中的第一志願
偷偷的想不敢說出 因為大夥預定的目標應是稜線上8.4K的避難山屋呀
雨大到不想去擦拭臉龐了 同伴有人走到快睡著了 因為路上竟然塞車了
這麼壞的天氣 還有這麼擁擠的人潮 真是始料未及
不斷登爬石階 對重裝的我馬上出現小腿抽筋的狀況
"啊 右腿拉到 你們先走啦 我無妨的!"...屢屢拖慢同伴步伐的我
從右小腿到左小腿 到右大腿內側 到左右雙臂都輪流抽筋再抽筋
也許是沒有適當使用登山杖的輔助所致 讓登山變得停停復健再走走

過了十二點半了 來到了接近3.5K處 我們停步了
因為看到有一團已在林間搭起雨棚 煮起火鍋來了
想說該是拿出水果午餐 心裡倒急著想再多減輕一點肩上的重量
就當大家在消化行動糧時 好客的火鍋黨竟要我們過去幫忙吃那一鍋熱湯麵
他們並自我陶侃說 反正要撤退了 不如全煮掉省得還要背下山
這句話讓我們面面相覷 大家的眼裡有一種詭譎的眼神在交流著
突然有人羞怯的提了一個問: 我們還要再上去了嗎?
於是四人同時露出鬆了一口氣的笑容 原來大家都在等彼此先提這個想法呢...
畢竟許多團體的無線電早已確定山屋爆滿 附近也全無紮營的空間
再上去的稜線上 風大雨急 帳棚鐵定紮不起來的
而且光走到那邊 恐怕走已摸黑而行了
有人鞋已濕 有人力已盡 有人身已冷
明智又明快的抉擇讓我們下山時健步如飛(雖然還是一路抽筋不斷)
反正山永遠在那 總有一天會征服它的
2:40 我們隨著一路的撤退潮 回到了工作站的出發地
並留下了殘念的合照...

簡單的換上一些乾爽衣物 我們當天就殺下台南去
備案計畫 當然又是府城美食之旅嘍...

PS: 屢屢未能如願看到嘉明湖 我真懷疑我是否真"帶賽"到這種地步
不是出發前遇颱風 就是上了山還是躲不掉豪大雨
連口頌佛說天地八陽神咒經都救不了我 我越來越懷疑我真是"雨神"嗎?...




創作者介紹

烏秋的天空

烏秋的天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